中国重庆公安局主办 | 加入收藏| 招警信息|110服务台|有奖举报
  → 您现在的位置: 重庆市公安局公众信息网警方资讯
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何炼:创新制证技术破解行业难题
来自:市局|时间:2018年02月09日【字号: 】 【打印】 【关闭

重庆市公安局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设备技术维保岗高级技工何炼,十几年如一日,潜心钻研生产线上十余道工序的设备性能,认真做好机器的维护保养工作并进行改良组装,保障设备始终处于最佳状态运转,确保了证件制作效率。最终,何炼从一名制证生产线上设备技术维保岗的“外行”,成长为受领导和工友们尊敬的“重装大师”。近日,何炼首创的高压散膜装置技术在重庆市公安局2017年改革创新大赛中获奖,并在全国进行推广。

何炼在维修机器设备

首创高压散膜装置技术全国推广

自全国开展居民身份证异地受理工作以来,重庆异地办证工作一直走在全国前列。2017年,重庆市全面实现异地身份证办理,日均制证量从8000张陡增至23000张。为保证群众及时领到身份证,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采取设备不停机、人员三班倒的措施,24小时不休全力应对。但由于制证量远远超过生产设备额定值,制证关键的电写入设备经常出现故障停机。何炼检修发现,故障原因是居民身份证卡体表面覆盖的一层0.01毫米的静电保护膜,在电写入过程中脱落形成膜絮。在生产设备额定值范围内,膜絮一般不会对生产形成影响,超负荷生产就会形成大量膜絮堆积,导致设备停机。

说到身份证制作过程中的这个膜絮问题,何炼打了一个比方,就如手机贴膜过程中,稍不注意就会出现水泡和吹进纤维,一张膜因此报废。而当这个精细的活儿要大批量的进行时,如何才能保证膜絮纤维不堵塞电写入机的感应头?过去,车间工人用一尺长的金属镊子来清理粘在感应头上的絮模纤维。清理的时候,工人需要关闭设备电源后采取手工排絮。但6个感应头中隐藏在内部的两个清理起来相当困难,絮膜纤维卡在感应头里,就如同牛肉丝卡在牙缝里,很难清理干净,工人在清理当中还不时出现手被设备夹伤的情况。因此,人工排絮不仅存在安全风险,而且容易损伤机器感应头,清理过程从关机、排絮到重启,耗时长,严重影响生产效率。

因机器停摆造成证件积压,耽误群众办事出行,何炼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绞尽脑汁,一直琢磨怎样解决这个问题。何炼仔细的研究发现,设备故障产生的主要原因是气泵压缩机在高负荷长期运转后,产生的水分不能及时排出,一旦水分粘上膜絮就会导致电写入机的感应电头堵塞,一台电写入机有6个感应电头,堵塞任意一个都会导致系统故障设备停机。何炼通过近三个月的反复试验,最终探索出将油水分离器(类似医用气囊清洁保持干燥)接入电写入设备,作为高压散膜清障装置,圆满解决了这一行业难题。

项目应用后,电写入设备运行稳定,确保了生产效率,以前一天的制证量现在大半天便可完成。据悉,此项技术为全国首创,具有成本低、易操作、投用快、效果好的特点。重庆市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应用该技术后,证件的生产质量和效率得到了大幅提升,累计节约设备经费近百万元,获得了公安部的充分认可并向全国推广,目前已有湖南、西藏、广州等省市应用这项技术。在重庆市公安局2017年改革创新大赛中,何炼开创的高压散膜装置技术荣获三等奖。

何炼在维修室学习设备操作

用心把工作做到极致的“外行”

一张身份证需要大小十余道工序才能制作完成,一道工序停摆,将导致整条生产线瘫痪。而维系这条身份证“命脉”的正是中心高级技工何炼。他的创新成果并非偶得,而是得益于几十年来遇到问题解决问题的“钻”劲。其实最初调到制证中心上班时,何炼可是制证设备维修方面一无所知,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外行”。

2005年,何炼作为一名技术工人调入重庆市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这一年,重庆一代居民身份证开始批量换发二代居民身份证,中心在原有设备基础上更新换代了新的制证设备,超负荷的生产量常常导致各种机器设备故障,中心急需设备技术维护人员。何炼调入后,因其对电路工作熟悉,领导便安排他负责车间的设备维护工作。从未见过居民身份证制作机器,对所有设备性能一无所知。面对新的挑战,何炼没有退缩:“虽然机器不同,但电路原理一样,设备维护操作也应该触类旁通。”工友们见到他,是一个工作起来专注投入,从一事而终,非要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

接过工作重担后,何炼找来各种机器设备的说明书认真研读,动手反复拆解、组装机器的各个零件,实在弄不懂的就电话请教远在深圳的厂家技术人员,熟悉掌握各类机器的操作原理和设备性能。厂家派技术员过来紧急救援时,他贴身跟进、热切求教。经过不断学习钻研、丰富知识储备、优化知识结构,逐步承担起了整个生产线上的机器设备维护工作,厂家来人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不用再来。

与同事分享获奖的喜悦

德能兼备终成制证生产线上的“重装大师”

何炼外表木讷、不善言辞,一脸忠厚。一米七八的大块头在工会活动和同事聚餐时总是犹如“隐形人”,但他在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的车间里却是绝对的“重量级人物”,被领导和工友们誉为生产线上的“重装大师”。

2007年夏天,正值批量换发“二代证”的高峰期,居民身份证制作中心承受了空前的制件压力。制证车间三台电写入设备上的走卡电机时常损坏,设备出故障,工人即便三班倒循环忙碌也很难完成任务。何炼暗自算了一笔账,一台电写入机器上有24个走卡电机,如向厂家购买需要390元一个,平均每月全部更换一遍费用接近3万元,且4至5天才能邮寄到重庆,不仅价格昂贵,而且会耽误制证工期。“在艰巨的生产任务下,决不能再这样停工等配件。”何炼下定决心探索出路。他将坏掉的电机进行拆机研究,自己利用周末时间到九龙坡区陈家坪机电市场上寻找替代品,尝试自己组装配件。通过摸索,他在保留原电机的减速齿轮的基础上,仅用4块钱一根的炭棒,成功组装电机部分,并且一次组装多个备用,大大节省了维护费用,确保了制证时限。

2015年6月10日下班时,制证中心大门突然无法关闭,与卷闸门厂家联系,需要3000多元的维修费用,且第二天才能上门维修。当时,中心库房正存放着已经制作完成的几万个身份证,何炼主动申请加入值守队伍,在检查发现卷闸门控制器损坏原因后,就地取材自己组装控制器进行安装,将卷闸门修好并锁闭,确保了中心证件存放安全。

一个人如果一辈子只能做一件事,有人会在枯燥的应对中慢慢迷失,而有人会专注地做出一点一点的成绩,最后匠心独运,终成大师。何炼就是这样一位把平凡工作做到极致的“大师”。

联系我们 | 网上办事导航 | 招警信息 | 政府公开信箱 | 有奖举报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