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重庆公安局主办 | 加入收藏| 招警信息|110服务台|有奖举报
  → 您现在的位置: 重庆市公安局公众信息网警队风采
开学当天少女离校出走 沙区民警在外地找到她
来自:重庆日报|时间:2018年03月01日【字号: 】 【打印】 【关闭
沙区某重点中学高二学生小玲因考试成绩不佳倍感压力而离家出走,沙区、荣昌警方和小玲的亲人多方努力,终于把小玲找到并给予关怀和安慰。沙区警方心理咨询专家提醒家长,多向处于学习压力中的孩子表达信任和关爱,让他们感觉到家是自己的避风港,缓解孩子心中的焦虑。

2月26日,沙坪坝区公安分局接到报警,称辖区某重点中学的高二学生小玲,在2月25日开学当天离校出走,老师和父母都与她失去了联系。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立即启动了专案机制,刑侦支队和派出所联合成立了搜寻小组,对小玲展开寻找。

开学的教室里独缺了小玲

开学了,但在教室里,独缺17岁的小玲(化名)的身影。老师和同学们都不知道,小玲来到学校报到后,就拖着自己的行李出校“散心”去了。经过两天的寻找,当民警带着小玲的母亲,在路边找到小玲时,小玲哭了。

25日是中学到校报到的第一天,在沙坪坝某中学高二年级的教室里,老师和同学们却在互相打听,“怎么小玲没来呢?”

17岁的小玲是大足人,父母都在外打工。小玲性格比较内向,很少和同学们交流,不过学习成绩不错。“上学期期中考试她(小玲)还考得很好。但在春节放假前的期末考试,小玲可能发挥得不好,名次下降得比较厉害。放假前的那段时间,她似乎有些心事……”同学小雨(化名)回忆说。还有的同学告诉班主任,报到当天她们看到过小玲拉着行李箱来到学校,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后来就没见到她了。

当天下午,老师和同学四处找小玲,而且联系小玲的父母,但都不知道小玲的去向。同学给小玲打手机,起初还能接通,但无人接听,后来再打过去,对方就关机了。

26日上午,老师向沙区警方报案。沙坪坝刑警支队民警调取了学校内的监控录像,发现小玲在报到的25日当天,就拉着行李箱出了校门。民警还发现,小玲当天在长途车站买了一张去往成都的车票。

小玲为什么不上课要去成都呢?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不仅是老师和小玲的父母,民警也有些紧张,因为小玲已经失联快一天了。

四处寻找“自建房”

按照小玲所买车票的时间,孩子应该在25日下午就到了成都,民警只能前往成都寻找。可就在26日傍晚7点过,小玲的父亲称,孩子刚才给他发来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我的箱子在荣昌自建房安置工程最右边第一栋房子一楼的一个空的小房间里,帮我带回去。”

小玲怎么又到了荣昌?而她的这条短信是什么意思呢?民警分析,小玲应该是从成都回到了重庆荣昌,于是他们在26日深夜赶往荣昌。

原本以为小玲所说的“自建房安置工程”很好找,但从荣昌当地民警那里了解到,荣昌当地有几十处安置房。办案民警从时间上分析,小玲发短信的时间是26日傍晚7点过,那么她在安置房里放行李应该是下午。如果26日上午从成都回重庆,那么小玲应该就在荣昌区当地的长途车站附近丢下的行李。而且小玲以前没有到过荣昌,对于一些已经建成的“自建房安置工程”并不熟悉,那么她短信里的地点,应该是一处建成不久,或是在建的“自建房安置工程”。

民警分为几路,各自寻找车站周边的“自建房安置工程”。“当我们找到第三处时,发现这是一个在建工程,而且外面的条幅上正好写有‘自建房安置工程’一模一样的字……”果然,在该小区进门右边第一栋楼的一个小房间里,民警发现了小玲留下的行李箱。

行李箱里除了小玲的衣服外,还有一些女生的日用品,并没有重要的物品。民警判断,小玲曾来过这里,应该就在周边活动。离这里不远就是滨江路,民警立即赶到滨江路寻找,可直到26日深夜12点,民警和家长都没有发现小玲的踪影。回到指挥中心,民警又坐在电脑前面观看视频监控到凌晨5点多钟,但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信息,这让大家都心急如焚。

见到妈妈后她哭了

27日早晨6点过,民警与小玲父母又开始了寻找的旅途。民警说,因为长途车站早晨6点过就开始发车了,他们害怕小玲再次乘车离开,于是从早晨开始,他们就在荣昌当地的各个车站守候,等待小玲出现。

上午10点过,荣昌警方传来消息称,他们从视频监控中发现,一个衣着和体态都很像小玲的女孩,在荣昌区当地的一家殡仪馆附近出现,而且民警从视频监控看到,这个女孩正沿着人行道缓慢前行,似乎在漫无目的地行走。

民警开着车迅速前往现场。在路边,小玲的妈妈一眼就认出了女儿的衣服。下车后民警表露了身份,而女孩见到母亲的时候,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流泪。

压力太大去“散心”

在回城的警车上,无论母亲怎么询问,小玲只是哭泣,没有说一句话。

后来待女孩的情绪稳定后,民警询问小玲出走的原因。小玲说,她自己开学当天感到有些迷茫,不想上课,出来只是“散散心”。班主任和家长推测,可能是因为成绩下降,小玲倍感学习压力,所以才有这样的心态。

27日上午民警找到小玲时,小玲已经饿了两顿了,吃过饭后她的精神好了一些,但还是言语很少。在民警耐心地询问下,小玲告诉民警,她到成都后,也不清楚到哪里去,只是沿着人行道漫无目的地走,最后在一家小旅馆过夜。26日她想回大足老家,于是选择从成都出发,先去荣昌,再转车回大足。可没想到,到荣昌后,小玲身上带出来的300多元已经花光了。于是小玲将行李丢在安置房的空房里,继续沿着路边行走。26日晚上她是在一个公共厕所过的夜,如果不是民警找到小玲,她此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目前,小玲在父母和班主任的陪伴下,已经回到家中休养,校方和民警也会对事情的进展进行关注,积极提供进一步的帮助。

警方提醒:孩子需要的是更多的爱和信任

沙坪坝区公安分局磁器口派出所民警蒋红玲是一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针对小玲出走的事件,她表示,作为青春期的少年,心理出现叛逆和迷茫都十分普遍,只是有些孩子表现在外,老师和父母容易发现,有些孩子如小玲这样的,并不会表现出来,而是埋藏在心里,大家很难注意到,然而这样的孩子却更需要父母和老师的关爱。

她分析,小玲选择出走是一种逃避,一方面是因为她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较弱,从区县中学到市重点中学就读,周围同学和生活环境改变很大,难以适应就会产生消极情绪;另一方面小玲对人生价值的定位比较单一,将成绩的好坏看得过于重要,加上寒假期间积聚的负面情绪没有得到疏解,才最终引发了这次事件。

警方找到小玲送她回家只是开始,要让小玲回到正常的生活和学习状态,可以寻求专业的心理辅导,逐步减轻孩子的心理负担,同时父母也要在家做好疏导工作。

蒋红玲表示,大部分的家长不具备专业的心理学知识,但并不意味家长对孩子的心理问题就没有办法,相反家长才是孩子解开心结的最重要一环。当父母发现孩子有些异常表现时,可以先做好以下几个方面:

信任:向孩子表现出真诚的信任,可以说一些“我相信你能够处理好问题”“我看到你努力了,结果不重要”的话,多让孩子自己做决定,让孩子更加自信。

爱:每个父母都爱自己的孩子,但很多时候由于沟通不善导致孩子感受不到,这就需要父母表现出来,告诉孩子无论你做什么、遇到什么问题,父母都会爱你、支持你,让孩子能够有个“避风港”。

“共情”:父母可以和孩子在一起分享一些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会遇到糟糕的事情或做过傻事,通过这些故事告诉孩子,这些都不重要,不管情况多坏,一切都会过去,我们依然可以追求幸福的生活。

网上办事导航 | 招警信息 | 政府公开信箱 | 有奖举报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